未明

【双律】相恋十年三十题(6)


6睡前故事

在明月升上夜空,人们陷入安眠的时候。心智成熟的双叶偶尔也会像个孩子般的撒娇。为了让早乙女给他讲睡前故事哄他睡双叶不顾成年男性的尊严当场捂着脸大哭。又忍不住从指间缝隙偷瞧早乙女。早乙女轻叹一声去取故事书,双叶就知道这一招假哭对早乙女非常管用,只是他不知道,只要他提出,早乙女就不会拒绝。双叶已经乖乖躺着等待,而早乙女也坐在床边翻开封面第一页,从第一个故事开始读。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个国家……有一个性格恶劣的国王……国民富足……”

他认真而饱含感情的朗读,将当中人物作为演绎对象,剧情进行到哪里就按照当时场景氛围人物作出合适的语气。如同律这个名字一般,是不论做任何事都严于律己的律。就算是给自己难得撒娇的恋人读睡前故事童话分类也一样。

这几天早乙女和双叶都很忙碌,能闲聊的时间只有睡前的一小段时间,这也是双叶想听睡前故事的原因,他不想两人对视无言,他想听早乙女的声音。早乙女的声线如同他本人一样美,听着他念睡前故事想必梦里也会非常美好。

“睡吧大我。”

睡前故事念完以后,早乙女替双叶掖好被子,将故事书放在床头柜上。自己也上了床,钻进双叶的怀里汲取着温暖,说了这一天的最后一句话。双叶调整了睡姿,让早乙女能睡的安稳,在心底回复。

“晚安,律酱。”



【双律】相恋十年三十题(5)

5.发现信件盒子。

家里的布置都是两人商量,期间不乏争执之后和解,各自退了一步,屋里布置才变成这个如今两人都喜欢的风格。自然,如果要添置什么是不会不给另外一个人打招呼说明。早乙女工作结束回家在玄关换鞋时,一样就看见了沙发前桌子上的方形盒子。

是个长方形的锦盒,深蓝外壳。重量很轻,但里面装了东西。不是重物,但数量似乎不少。早乙女打开了一条缝,偷瞄里面。是写有字的纸张,可能是工作相关的协议?粉丝来信?但那些东西都是直接寄给事务所而不是寄到家里,难道大我还专门把这些收集起来珍而重之的放入家里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早乙女拿着盒子,一咬牙直接打开看。除了那些纸张,里面还有个小一点的淡粉色圆心形盒子,与他发色眸色一般无二。早乙女感觉自己心脏砰砰跳动,像是在打鼓一般十分有节奏,又有着莫名其妙的期待。像是那个,盒子里装着的东西,他很期待双叶买给他的礼物。好几秒他都没有拿起那个盒子打开,紧张、害怕混杂着欣喜,乱七八糟的心情。“……大我?”他放大声音,呼喊恋人名字。

双叶没有做出回应,应该是不在家。双叶站在回家的电梯上。期待着早乙女收到礼物的反应,会拒绝吗?不,他一定会接受。

早乙女打开了淡粉色小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枚闪闪发光的、符合早乙女美学的银戒。他拿出来,细心观察,是很简单的风格银色圆圈外刻两片叶与半开花,内侧刻有他的名字以及生日。恰巧双叶钥匙一转再一推,开了家门,正好看见早乙女注视着戒指的模样。他一笑,以虔诚到不得了的声音开口。

“我们结婚吧,律酱。”

【双律】相恋十年三十题(4)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超过十二点了,大我没有起床。
不对劲。

早乙女合上最近闲暇时爱读的诗集,转身打算喊醒自己的恋人。一声、两声、三声呼唤都没能让双叶清醒,只有几声含糊的梦呓 。而且,他发现,双叶的脸红得吓人,不太正常。

早乙女把手掌覆盖到双叶额头之后迅速抽回,温度极烫。大我发烧了,他从家用医疗包翻出温度计测量双叶的体温。抿唇想着过去双叶是怎么照顾生病的他,病人……应该喝粥!

以往他生病双叶眉眼难掩焦急,面对他的时候却总是很平静,甚至能笑容满面的和他聊各种各样的事与人。让他觉得生病时头痛、忽冷忽热、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对食物没有胃口,双叶就熬粥,让他喝下避免饿着难受,有时候不想喝粥,双叶就会做其他容易消化的食物。早乙女也看过双叶下厨的模样,步骤、材料都记得清楚。

早乙女决定要好好照顾生病的恋人,就从粥开始。穿围裙避免弄脏衣服,早乙女第一次下厨也做得像模像样。早乙女把白粥从厨房端进卧室,双叶已经醒来倚在床头。“律酱熬的粥真香。”他揉着头,身上似乎还很不舒服,温度计已经被取出放在床头柜上。早乙女无言的坐在床沿,他勺子捞起一勺白粥,雾气在上面飘拂。早乙女轻轻吹,确认不那么烫了递到双叶的唇边,双叶就着勺子喝了一口,早乙女已经在准备下一勺。双叶有些哭笑不得。“我已经不是小孩了啊,律酱。”“大我生病了。”早乙女固执的说着这一句。

双叶无可奈何的任由早乙女一勺一勺的喂他喝粥,目光随意乱转。喝完就想下床,被早乙女阻止,看早乙女是一副他病不好就绝不让他下床的模样,双叶想这个立场向反过来一样,不过,被照顾的感觉一点也不赖。他默默看向之前想去的方向,哪里放着一瓶红酒,那是早乙女很喜欢的口味,双叶精挑细选了很久才带回来。嘛,就让律酱去拿,也是惊喜了。

早乙女听着双叶之前的话语,在那个地方找到了绑着缎带的红酒。光是开瓶香味就让早乙女极为开心。

果然,大我是很了解他的。

“律酱熬的粥真的很好喝”
以后,也想要吃。

【双律】相恋十年三十题(3)

不能把我的视线从你身上移开

3.Cant take my eyes off u.

早乙女的一天是从闻到双叶亲手制作的饭菜香味开始的。哦,对了,这是他们确认彼此恋人名分后的同居第一天。一起在同一张床上入眠,而后一起醒来,再交换一个缠绵的吻,再帮彼此挑选衣物。本来是早乙女理想中的场景。但双叶起早了,这并非是说早乙女赖床,而是昨日太兴奋,醉了,因而起来时已经能闻见饭菜香味。早乙女感到有些懊恼,衣衫早已穿戴整齐,于是他便认真的折叠棉被。

双叶已经将早餐装入盘中放置到餐桌上,再走到他们共同的卧室来喊早乙女起床。双叶并不是首次看见睡着的早乙女。樱色发、雪色肤,即使双眸闭着也是一位无缺儿的美人儿,无愧于学生时代的公主之称,即使是性别也无损于这美貌。明明看过很多遍了,双叶却怎么都看不腻。

双叶不允许早乙女在早食时品红酒,即使捧着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的早乙女是一种艺术,指节纤细又苍白。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人,跳舞动时活力十足。

早乙女品红酒,一般是在晚间,一天的精挑细选足够他选择到最满意的一瓶。红酒倒入高脚杯后,早乙女捏着杯脚浅尝一口,优雅踱步到厨房门口,他停下目光注视着里面的人。双叶不是第一次下厨,手艺没的说很棒,是从初中开始就知道的事。早乙女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双叶,但认真的双叶除了工作以外,就只会在下厨的时候见到。那样的双叶,在早乙女看来,帅气又可爱。

择菜切菜时的双叶、拿着锅铲的双叶,端着盘子的双叶、吃饭时的双叶、说话时神采飞扬的他。早乙女悄悄藏起了属于双叶大我以及早乙女律两人专属相册,在双叶在的时候,他的目光只用注视着大我。

酒醉的早乙女律,可爱的一塌糊涂。声音带了温度不复稍显冷淡的平时。“大我?”“律酱?”“大我……”“我很喜欢你。”“大我,喜欢。”特别是,说出爱语时的早乙女,双叶最喜欢了,目光都舍不得移开。

两个人只要在一起,目光怎么也无法从对方身上移开。一个人说话,另外一人一定要接口,除了喜欢,还有什么能表达呢。

【双律】相恋十年三十题(2)

2感觉迷茫的时候
高二时期

那种情绪不属于双叶,是华樱会同期生的共识。见到闷闷不乐的双叶,让三个人着实惊讶了一把后就迅速寻找其中原因。

“……和一年级时候一样……小律……鱼住……遥斗却都……”

与双叶同班的早乙女在午间听见了趴在课桌上打盹的双叶梦呓。二年级的他们和一年级时候的他们除了学习内容以外还有什么不同?早乙女突兀地睁大双眸,不顾平时塑造的完美形象,冲到华樱会拜托前辈调出了不久前学院测验的体检报告,属于遥斗、自己、鱼住以及双叶的那几份被仔仔细细的观察……猜的果然没错。

让大我不开心的是168的身高没有增长,与一年级体检的时候一样。遥斗鱼住包括早乙女的身高基本突破180+了,比起一年级时增长了几厘米。

在双叶和早乙女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早乙女看双叶还是那副闷闷不乐的模样。甚至在上午的练习中出现了好几次失误,终于开口。“笨蛋大我。”

“律酱?!”
被早乙女说是笨蛋,这对双叶来说是第一次。自从看见体检报告后就特别不开心,开朗笑容也维持不住。作为演员……是不能只会[可爱]的吧,外貌以及身高让他的主要卖点是小巧又惹人怜爱他也不讨厌,但在三年级时的毕业演出,业界应该会把这个演出作为依据,那个时候的他们就要出道了,局限在一个类型那发展空间也……如果能再长高一点,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些。
“……大我,你不开心的原因。”早乙女以一副笃定的口吻开口“是没有长高。”

双叶轻轻笑起来,没有丝毫不愉。“被发现了。”随即他没有丝毫隐瞒的将自己想法和盘道出。获得了一句早乙女的忠言。
“笨蛋大我,长高很简单……多吃食物。”

出道后两人同居公寓

“律酱,帮我一下。”
双叶背对着门,他头顶挨着的门部位有几条横着的平行线。早乙女似乎很熟悉这种事了,拿起色彩鲜艳的笔比着双叶的头横在门后。

“我有长高吗?律酱?”

早乙女看着桌上的夜宵似乎想起了高中时代自己的那句话。但大我,你成年了,没法再长高了,这种话却始终说不出口。

【双律】相恋十年三十题(一)

双叶大我x早乙女律相关

1习惯性吻别

kiss,kiss。
带着红酒的香气与涩味。
早乙女的嘴唇。

喷吐到彼此脸上的热气,映红了谁的脸蛋。彼此交握的双手,不是仅能在梦中看见的场景。

渴望着更亲近的碰触,是双方相同的意愿。

“律酱,我先出门了。”

“大我……头发怎么样?乱吗?”

“今天也是闪闪发光超美型呢,律酱。”

双叶毫不吝啬每日例行赞美。

早乙女手掌覆上恋人的面颊轻抚,垂首主动亲吻恋人前额。双叶闭上双眼静待,发展如他所愿是主动的早乙女,但接下来的发展就完全出乎意料了。

触感很凉,如第一眼看见早乙女的感觉。但双叶很喜欢。

早乙女的嘴唇离开双叶的前额,盯着闭眼的双叶开始笑。他主动将唇送到双叶鼻子以下下巴以上的地方。

chu♡

双叶环住早乙女的肩,睁眼笑个不停。

【涟楪】身旁的固定席



学生们就没有见过他们不在一起的时候。
从入学时楼梯前华樱会的登校演出开始,到星路选拔等华樱会同事就不提了,在非工作学习期间几乎都形影不离,就算毕业之后,这两个人也不会分开吧。

“涟前辈和楪前辈……其实是在交往中吧?”
校内论坛网不知何时起出现了这样一个贴,还有很多他们的同级生以及后辈赞同该言论。

“我就没发现他们在校期间不在一起的时候。”

“看见过华樱会里其他人单独过,就是没有他们。”

“想拍一张涟前辈和楪前辈的单人照舔颜都没法QaQ”

有非星路组的胆大包天去问了涟楪组的成员。
少年们说着无可奉告,却也似乎默认了论坛上那条流言的可信度。毕竟在涟组练习的时候,长发的美丽前辈会带着香气馥郁的红茶约好等会一起喝茶,不止一次,而涟前辈每次都会答应。楪组练习的时候,短发的似乎很可靠的前辈会抱着一摞文件或者是属于楪的服装,说都一切搞定好了,要一起喝茶吗?楪前辈没有拒绝过哪怕一次。

就像这次流言,他们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华樱会的同僚们并非是循规蹈矩到无药可救的地步,那个贴他们自然是看到了。晓在茶会上的欲言又止,柊镜片后的担忧目光,还有来自凤的鼓励。

“听从心的声音,让它带领你寻觅真实,不要后悔。”

这个更多的是说给涟听,属于日本人的过分含蓄,让少年人的朦胧心思化做无声陪伴。嘴里偶尔的打击也是关系亲近的具象化表现之一,要他做得更多一点,就有点为难了。

相较于涟,楪表现得非常明显,虽在日本居住了好几年,但在法国养成的自我习性仍是改不掉,或者说不愿意改。见面之后若无其事的拥抱,一定要坐在挨着对方的位置,冬季以怕冷为由非把两人的床拼在一起,盖一床被子。坏掉的衣裤交给对方缝补,虽然对方露出很嫌弃的模样却仍旧很认真的确认破掉的地方要如何修改才足够美观。

“很喜欢涟哦。”

混血儿的绿眸每次都是一副很惊喜的表情,最近一次以夸张到极点的肢体语言来表达感谢。楪双手搂住涟的脖颈,双腿缠在对方的腰上,直至走出校门。

楪身高不算矮,理所当然的并不轻,但常年锻炼的涟却能面色如常,晓的嘴巴张得就像能生吞一个鸡蛋,半天才反应过来要楪注意身为华樱会成员的形象。

楪撇着嘴巴,像是咕咕囊囊的说话却让所有人都能听见的不满,就像他的性格,想到什么直接说出来,完全不管不顾他人会是什么反应。

“今天很累,晓过分。”

明明是这样的人,对待涟的时候却令人意外的有些不坦率。心思旁人都明了,甚至恨不得扭着他衣领让他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明明做出3做出亲昵举动

每次想要说出口的时候,看见涟就无法说出来了。是因为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太温柔了吗?楪不知道。是因为涟很少拒绝楪的要求吗?楪不知道。

但是楪知道,他很喜欢涟,就算涟会动他最重要的头发、会逼着他学会筷子的用法、纠正他日语的发音。那也没有关系,楪非常非常喜欢名为涟朔也的存在。

喜欢到寸步不离的程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相识之后?是涟太容易让人依赖了吗?喜欢是会发酵的,就像种子,一开始埋在土里的时候就是什么都没种一样全都是泥土,但会破土而出。细心浇灌除草就会生根发芽,直至开遍原野。

楪决定要说出口了,大大方方的承认。少年们的感情不应该停驻于心,从此消逝。应该热烈的、不顾一切的、谈一场恋爱。不管未来会是如何发展,至少决不后悔。

今天,涟要和楪说一件事,刚好楪也要说同一件事。

会是结出怎样的果实,或甜蜜或苦涩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只是不仅之后校内论坛又出现了关于他们的帖子。

“听说涟前辈和楪前辈毕业后就会结婚!”

【涟楪】那时候的他们(中)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

第一个十年明面他们是相互扶持的友人,暗地里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以结婚相依扶到老为前提交往的恋人,第一个也是最幸福的十年。第二个十年他们被迫分离,无人知晓那理由,或者说那理由众所周知,仅因为他们相爱。我没胆子问,在第二个十年里他们,涟先生和我的父亲是怎么熬过去的。

“现在说如果也没有意义,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我不后悔,我想他也一样。”

涟先生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抛出了这句话。

他们掩藏了整整十年的秘密被发现了,涟楪在租住公寓门口再普通不过的kiss,咔嚓一声响被娱乐八卦报纸的记者拍到了,只是因为同样的性别而引起轩然大波,更何况,他们是明星,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同性恋、恶心、变态、性取向不正常。
被打上了这样的标签,很多粉变黑粉。还有来自家人的愤怒与不理解,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与你同样性别的男人?

前辈对待他们一如既往,友人的安慰,后辈的支持在满是恶意的网络舆论里让他们暂时松缓。报纸头条上亲吻的照片被放大,两人当时怎么也止不住的笑意与如今家人皱的能夹死蚊子的眉头形成了鲜明对比。记者在门口蹲守,提成尖锐问题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出门不做伪装就会被指指点点 ,毫不认识的人或许还有他们以前的粉丝,有的人伸出大拇指对着他们,然后向下,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那段时间两个人都不好受,楪甚至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如果只是哭一场,就可以把所有痛苦都带走那该多好。

好像一直忘了说,我的父亲楪·克里斯蒂安·利恩,于昨日已故。临终最大遗愿是未能再见涟朔也一面。

我本来是想告知涟先生这件事的,之前一直在听,现在也应该开口了。抬头看向涟先生,他在看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银戒
的光太闪,刺眼的很。

我的心头一阵不舒服,是娶妻了吗……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我还是要说,不然,父亲一定会不开心的。

“我的父亲……楪,昨日已故。”

涟先生缓慢的转过头,就像是没有涂油的机器,非常不顺。他的右手按在左手无名指上,大拇指从银戒上划过。

“我和楪一起买的戒指,他说我们结婚时候用。这个戒指的另一半在楪哪里”说到和父亲一起买、还有结婚的事。涟先生好像变年轻了,笑容都是幸福的味道。

但那只是一场幻梦,永不会成真。

“我的姐姐们曾经见过楪,并不讨厌他。我的母亲向来听我父亲的,我父亲是个很古板的人,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喜欢男性。”

楪被家人用母亲生病的理由骗回了位于法国的家,父母要求楪和涟断绝来往,楪没有同意。面对他的拒绝,沉下脸的父亲,不断摇头的母亲。被软禁在自己的房间,通讯工具一律没收,送来的食物不吃一口,水不喝一滴。

涟回家,是武馆,不然学生时代时体育成绩怎么会特别好?知道他跟男人恋爱十年的消息涟母昏迷过去,他尽早赶回家。赶到之后母亲已经醒了,哭着求他做个正常人。他以沉默对抗,跪在武馆,裸着上半身任涟父用藤条抽打,一声不吭。

“之后是凤和柊劝了父母,才让我和楪重见,不过我没想到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晓他们倒是经常见,楪在的时候我不在,我在的时候他不在,到现在,他先死了,哈。”

父亲一直没有娶妻,没有伴侣,只收养了我,我一直纳闷我的性格不够乖巧,长的也不讨喜,父亲为什么会选择我,看到涟先生的时候我明白了,那双与我几乎一模一样的海蓝色眼眸。

事情越演越烈,楪被软禁绝食,涟裸身受藤条的事不知道谁告诉了报社。弄成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说,你要听家人的话,他们不会害你。也有和涟楪一样的人支持,但毕竟是少数 。

“我很感谢那些支持我们的人。”

【涟楪涟】那个时候的他们(上)

“我”是楪收养的孩子。

我去找父亲经常说的那个人了。

涟先生,涟朔也君。

从高中开始和父亲纠缠了二十年的男人。

他听见了哭声,拥有海蓝色眸子的老人是这样对我说的,那是一场意外,很美丽、又很丢人。父亲会这样补充,耳朵都快听得起茧了都能倒背如流了。

但我还有没有打断老人的叙述,我想知道另外一个当事人是怎么想的,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况且,老人的目光实在太温柔,不忍打断。“……楪刚到日本,进入了绫薙之后才开始学的日语,我们……还有凤、柊、晓都被月皇遥斗前辈选入星路了。”

那也是五个人传奇的开始,无论是事业还是感情。我安静的听,眼角却瞟到一个茶杯,和家里那套茶具的风格一模一样,刚好,可以放入缺失的地方,但还是不能说完整。涟先生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笑笑。

“我们几个从在月皇组开始就喜欢一起喝茶,到大学毕业之前,都是用的这套茶具,一个茶壶五个茶杯。毕业的时候楪留下了茶壶,却把每个人用的茶杯都作为临别赠礼,我们五个人每个人都有一个。毕业之后,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用这个茶杯就像五个人一直在一起一样。”

“抱歉抱歉,人老了就爱回忆过去,不过我想你不介意?”

魄力十足,看不出丝毫老态的模样,除了满髮发白。
您老都这样说了,何况我本来就不介意。倒不如说,很想知道你们过去的故事,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涟先生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继续说着楪的事。

“我和他一个宿舍,二人一间,我的舍友是他。他先到,选了靠近窗户的那张床,后来我问他,他说是想早点迎接阳光,看和法国的阳光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啊,对了,他是日法混血儿,高中时从法国回到日本。”

原来是归国子女,所以才会有那个令我费解的口音,我还以为父亲从小就在日本长大,然后口音莫名其妙的奇异,但念台词时口音又准确无误,这也让人非常费解。

“啊,对了!”涟先生突然拍手,吓我一大跳,这实在不像稳重的涟先生会做出的行为。

“说了这么多,结果和楪的初见都忘记说了。是楪的哭声,他在抽泣……我刚好经过,他的头发那时候还没有特别长,但能够扎起来,还用了条挺鲜艳的发绳。不能不管啊,我问他你没事吗?他用我那时候完全听不懂的语言,母语法语回答我。然后又开始特别小声的哭,我轻轻拍背,非常突然的,他抱住了我,抱的特别紧,大哭一场。周围的同学也是来来去去的,一个人抱这你不说话就使劲的哭,最后还拿你袖子当纸擦干眼泪,能有什么办法?最后还拉着我不让走,直到最后月皇前辈好不容易才劝他放开我的袖子,谁叫他是楪呢”

所以,你就是拿他没办法,所有的任性你都包容。直到那一次的事……你还是在保护我的父亲。

【华樱会】月皇组非人类的一周

只有华樱会五人的非人设定

月皇遥斗一觉醒来,发现原月皇组都变成了非人类,身为人类的记忆在慢慢消失……,只好负责在他们恢复前照顾他们,不过多是前辈组另外三人照顾。
无cp,可能会有涟楪倾向,也可能有叶律倾向

楪:
美人鱼,只想天天泡在浴缸里喝茶。

涟:
仿真机器人执事,一举一动十分规律,做事快速但给人有点慢吞吞的感觉。

凤:
黑凤凰,做事随心,只是刚变黑凤凰时,总不小心烧掉点什么。

柊:
梧桐木,光合作用,总一动不动的发呆。

晓:暂定猫
似乎容易生气?但在华樱会旁边会迅速安静下来,凤除外,对凤会出现过激反应